關於部落格
  • 2760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丹麥】哥本哈根-克里斯欽尼亞嘻皮區

入住運動的主要鼓吹者宣布:拒絕丹麥政府的統治,在這裡建立一個自治共管的“自由城”。自那以後,這片土地就彷佛是一個充滿反抗精神的青年,從未停止與母城哥本哈根的對峙,直到今天。 克里斯蒂安那是在無政府主義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,所以如果按政府的標準來評判,很多建築都是“私搭亂建”。由於很多市政服務進不來,很多公共服務設施都相當陳舊。雨天的路是泥濘的,讓人感覺彷彿回到了鄉下。樓房很少,而且大多位於自由城的邊緣。核心地帶更像鄉村,有彎彎曲曲的小街,彷彿我們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農村大隊部一樣的紅磚或青磚平房。 陳舊歸陳舊,並不意味著髒亂——至少與我們大陸的一些城市相比是這樣。 克里斯蒂安那是一個自治的社區,這裡的850名居民共同照看著自己的領地。一切重大事務都由全體居民經過開會討論而決定。這裡有自己的商店、咖啡館、鐵匠鋪、劇院和集會場所。在歷史上很長一段時間,這裡完全自治,哥本哈根市政府無法介入。1995年這片土地的前主人丹麥海軍與居民們進行了談判 ​​,結果是:從1994年起,居住者繳納一定的稅,換取哥本哈根市政向該城提供電力、用水和垃圾清理等基本服務。 這裡的陳舊也不意味著樸素。實際上,克里斯蒂安那是花哨的、特立獨行而且生氣勃勃的。 幾乎所有平面建築或物體上都佈滿了當地藝術家的塗鴉——稱其為塗鴉實際上是不恰當的,每一幅畫都是有寓意的,而且與周圍環境相關聯。垃圾場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難聞的氣味,垃 ​​圾筒和牆壁上都畫滿了和垃圾主題相關的壁畫。好事者把廢棄自行車集中在一起,組成了天然的抽象雕塑。城內賣大麻的小廣場邊上有一位抽大麻的黑人老兄的巨大頭像,神態狡猾機警,很逼真。這裡的每個角落無一不被藝術和意識形態沾染。這裡有藏教的白塔、有印度的大象雕塑,有各種各樣的八方神靈,也有波普、超級寫實、新藝術、大地藝術等流派。 最觸動人心的還是那些錯落分佈在核心地區的老嬉皮士的房子。院子一般都很小,從院門到房門不過幾步,所用材料都是就地取材,因陋就簡。有舊自行車斜靠在石頭搭成的矮院牆上,彷彿不是被設計成,而是天生長成的“花架”——紅紅白白的花朵從鏽跡斑斑的車筐里探出頭來。有的門前擺著用舊家具搭成的鞦韆架,廢舊輪胎做成的餐桌椅。這一切都符合這座“自由城”的居民崇尚自然、反消費主義、反技術主義的理念。 嬉皮運動風起雲湧的19世紀70年代,這裡的居民一度甚至容忍可卡因和海洛因等“重”毒品在城內氾濫。1978年至1979年,一年之內有10人死於毒品,克里斯蒂安那人開始擔憂。於是,他們用行動證明了他們自治的能力:他們組成了巡邏隊,二十四小時盤查海洛因販毒者,一旦發現就群起圍之,告訴他立即離開——這個策略在他們的堅決意志推動下奏效了,克里斯蒂安那自此不再有大麻之外的毒品貿易。 克里斯蒂安那一直與哥本哈根關係緊張,一個重要原因是它對大麻交易的容忍。哥本哈根警方也曾要求這裡賣大麻的攤位不要太張揚,他們的反應卻是給各攤位裝上了迷彩帳篷。2005年,警方襲擊了出售大麻的小廣場,但克里斯蒂安那人事先知道了消息,自己提前把所有攤位拆除了——哥本哈根國家博物館趁亂搶到了一個攤位,至今一直作為展品陳列給世人。 克里斯蒂安那某種程度上以一塊新型社會的試驗田. 出了克里斯蒂安那,隔著一條狹窄的河道,就是喧鬧而繁華的哥本哈根。看著那邊衣著光鮮、香車寶馬為伴的芸芸眾生,儼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反而,也更留戀那座陳舊但不沉寂的“自由城”。 轉自http://www.ccpd.cnki.net/news_view-id2760-lmid147-wenjian3.html
更多圖片請看 http://hi.baidu.com/iloop/blog/item/ce08711f3012116bf624e417.html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